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原计划到D市打尖的,没想到离市还有二十里,车子抛了锚,又赶上深夜,只好就地住一宿,等天亮以后再想办法了。附近没旅店,我只好敲开了村头一个老乡的门。

    开门的是一位老大爷,怀里抱一只花猫,别有一番情趣。当我说明来意,他十二分热情,说欢迎到他这儿借宿,出门在外不定遇什么麻烦事呢:人与人应该互相帮助,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嘛!从他的谈吐看,并不象一个普通农民,我便问起他的身世。他笑了笑,说原在D市S局当局长,五年前离休回到了老家。儿女们仍在市里工作。叶落归根,回到乡下图个清静。说着,不知怎么碰了一下怀里的猫儿,猫儿就“咪鸣咪鸣”叫了起来。老人就喃喃地说:“对不起,好阿娇。有客人呢!”猫儿果然就不叫了,然后瞅瞅他,又瞅瞅我。

    我说,您的猫儿真好看,也真乖!

    老人就高兴地眯起了眼睛。告诉我,他原有四只猫儿,是一个幸福的猫家庭,可惜现在只有阿娇一个人了。它有一个母亲,叫阿咪尔,一个哥哥,叫阿龙,一个姐姐,叫阿凤。三年前,就在他老伴去世时,一家人忙着办丧事,阿咪尔无人照管,到村外觅食时,被一个调皮顽童用小口径枪打死了。

    老人说着,眼里噙满了泪水。说他老伴也喜欢阿咪尔,它是陪老伴一起“走”的。只是阿咪尔死得好惨,那小子枪法真准,把它的两只眼球都打了出来。阿咪尔死后,三个可怜的孩子失去了母亲,他就每天晚上抱着它们睡觉,白天到水坑里给它们捉小鱼吃。

    老人的姐姐也喜欢猫儿,就要走了阿娇,他就养阿龙阿凤两个宝贝儿。有一次,他去城里看望外孙子,猫儿托邻居照顾,他在城里住了两天,回来就发生了悲剧,阿龙阿凤变成了两具尸体,是吃了吃过老鼠药的死耗子中了毒。老人伤心地啼哭了好些天。没有猫儿怎么过日子?他就又从姐姐家要回了阿娇。阿娇成了他唯一的心肝宝贝儿。

    说到此,老人亲了一下阿娇,阿娇就撒娇地叫了几声,直叫得老人面庞笑成一朵银丝菊花儿,他就将脸久久贴在猫儿身上。

    说着话儿,已敲响了子夜钟声,老人将我领进另一间屋子,安排住下,他就抱着猫儿回他的房间里去了。

    这一夜,我一直在做梦,而且每个梦都与猫儿有关。天将亮时,我被床下一阵呼呼啦啦的响声惊醒,点燃灯,原来是老鼠在啃咬床下几只木盒子。我拿出盒子一看,原来是三个自制的小型骨灰盒,每个骨灰盒上都镶着一张猫儿的照片,照片下写着它们的名字:阿咪尔、阿龙、阿凤。

    我的心震颤了一下,再没了睡意。

    天亮后,我要告辞时,老人还在睡梦中,阿娇仍抱在他的怀里。我不忍打搅他,放在桌子上二十元房费,然后留一张字条,算作告别。

    离开老人家,我心里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