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黎明家属院的居民,几乎家家小库房被偷过,唯独芸芸家的没被偷。

    小朋友在一起聊天,佳佳说:“我家被偷了两辆摩托车。”

    东东说:“我家虽被偷了一辆,却是进口的,日本的原装,值一万多块呢!”

    小生说:“我家被偷了两个大箱子,爸爸说,里面的东西比三辆摩托车还值钱呢!”

    芸芸就笑眯眯地说:“不知为什么,我家就没有小偷光临!”说完就如吃了一颗熟透了的红杏儿,一直甜到了心窝。

    佳佳一瞪眼:“你家没被偷,你以为是光荣吗?说明你家是穷酸。”

    东东就附和:“穷酸!”

    小生也帮腔儿:“是穷酸,只有穷酸才不招小偷呢!”

    芸芸一下子就像一棵霜打了的小苗儿,低下了头。是呀,相比之下,只有自己家穷。佳佳爸爸是钢铁厂厂长,家里成天门庭若市;东东爸爸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提大包拎小包的来他家的人不计其数,有一次还走错了门,找到了芸芸家;小生爸爸虽不是什么官,却是富得流油的个体户,据说趁一百万呢。而自己爸爸却是个普通教师,别人家没有的,他们家没有,别人家有的,他们家也没有。想到此,芸芸就感到很辛酸。也多么希望自己家也被小偷偷一次呀!

    过十三岁生日时,爸爸狠狠心,花从牙缝里省出的五百块钱,给她买了辆小赛车,目的是奖赏她考上了市重点中学,也为了她上学的方便。看着漂亮的小赛车,芸芸心里就乐开了花。有时就想,这么漂亮的小赛车,不会被小偷偷了吧?又一想,就是被偷了也值得,她也可以在小朋友面前骄傲一回了!然而,小赛车每晚放在小库房里,都半年过去了,仍安然无恙。芸芸心里既高兴又败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有一次,芸芸家的小库房门被撬,小赛车果然被偷了。芸芸来到小库房,看到车子在地上留下的辙印,沉默了许久。

    当她将这个不幸消息告诉小朋友们时,小朋友们都戏笑她:“就你那破赛车被偷,也值得大惊小怪的,真掉价!”

    芸芸就再也不理小朋友们,一甩头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芸芸爸爸和芸芸妈妈还在唠叨,芸芸爸说:“怎么可能呢!如今的小偷真不可思议。”

    芸芸妈说:“是不是昨晚你忘了挂那小牌子?”

    芸芸爸说:“没忘呀!”

    原来,为了防偷,芸芸爸做了个小牌子,上写:“梁上君子先生,本人是个穷教书匠,库内没有贵重物品,请勿费时。”每晚挂在库房的小门上。

    此时,芸芸就“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那小牌是我昨晚摘下来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