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记书

    牛城市,抓文化的副市长郜维民退休后,官场这出戏就算告一段落。他在家安安稳稳休息了一个礼拜,就再也待不住了。整颗心被掏空了似的。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迷途的孤雁,在人生的坐标上,突然找不到了北。

    每天早晨上班时间,来接他的小车笛声没有了,找他办事的手机铃声,也像黄鼠狼看鸡,越看越稀了。

    这以后的日子怎么打发?他犯愁了。总不能就这样等死吧!别说继续为社会做贡献,要活着,总得找点精神寄托吧!

    晚饭后,他独自到街心公园遛弯,碰到了市话剧团青年导演郑子胥。五年前,小郑提升导演时,文化局打来的报告,还是他时亲自批转的。一阵寒暄后,他就讲起自己退下来后的苦衷。郑导演抓半天头皮,说:“如果您有兴趣的话,还回来干您的老本行如何?”

    “好!一言为定。”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剧团报到。这儿的一切,他都十分熟悉,每棵树,每个屋子,他都感到亲切。只是老人不多了,许多青年演员,他都不认识。大家听说老领导回来了,都很高兴,围着他,像众星捧月。他立刻找到了感觉。当年,他就是从这儿走出去的。在剧团时,他从最简单的角色演起,以至演到每出戏的主角。比如演《董存瑞》中的董存瑞;演《焦裕禄》中的焦裕禄;演《油田战歌》中的铁人王进喜。他都演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因他的戏演得好,很快就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上。从剧团团长到文化局艺术科科长;从文化局局长再到副市长。一晃就是几十年。人生的路走得真快呀!

    他这次来到剧团的时候,正好剧团为了落实上级领导指示,重排红色经典。为的是让青年人不忘光荣传统,发扬老一辈创业精神。

    于是,郑导演仍让他担任每出戏的主角。排《董存瑞》,还让他演董存瑞;排《焦裕禄》,还让他演焦裕禄;排《油田战歌》,还让他演铁人王进喜。

    但不知为什么,他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演得每个英雄人物,都是拿腔捏调的,官气十足。大家看了,纷纷摇头。连他自己也不满意,说自己怎么不会演戏啦!

    郑导演劝他别着急,慢慢来。不行的话,先从群众角色演起。

    也只能这样了。

    谁承想,群众角色,他也演不好了。本来是个小配角,上台跑跑龙套,就完事了,可他老是情不自禁指手画脚,不是演得过火,就是演得出戏。

    郑导演也拿他没办法,一位老领导,你拿他怎么办!

    还是一位当年同他配过戏,退休后又返聘回来的老演员咬着他的耳朵说:“我看您还像当年一样,从头开始吧!”

    老演员说的这个“头”,是有故事的。他学戏的时候,第一次上场,演得是一条狗。那时演《抓壮丁》,当国民党士兵抓着一个青年农民壮丁走过舞台时,他演得那条狗,就汪汪叫着,然后一口咬住国民党士兵的裤腿,尔后,被国民党士兵打了两枪托,便嗷嗷叫着下场了。

    “也好!”他无奈地道。

    果然,他就重新演了一回狗。像当年一样,还是老套路。他上场穿着狗衣,边爬行,边汪汪叫着。外人看到他的爬姿,明显沉重了,叫声也显得十分沧桑。

    郑导演心里很难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