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张和老孙是邻居,又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两人的妻子几乎同时生产,老张妻生了个儿子,老孙妻生了个“千斤”。那时候,老张每天都笑吟吟的,尽管儿子生下来才五斤六两。老孙呢,似乎没多大反应,仍像往常一样,不言不语。

    两个孩子长到七周岁,一块儿上了学,又是一个班。老张的儿子出奇的笨,每次考试都“吃烧饼”,倒数第一;而老孙的女儿却绝顶的聪明,每次考试都是满分,考第一名。两个第一名的家长,学校就都通知到校开会,老张去挨伤脸,老孙去受表扬。走出校门,老孙总是挺着胸脯儿,老张却低着头。

    从小学升初中,老张儿子进得是慢班,老孙女儿却到了快班。老张儿子在慢班还属最慢的,老孙女儿在快班还是最快的!

    从初中升高中,中考后,老张儿子考到了第一百中学,市内最后一所中学,老孙女儿却考中了第一中学,市内拔尖的一所中学。

    老孙便骄傲地向同志们谈女儿的事,老张就不耐烦地躲开他们抽闷烟,心里骂:一个穷妮子,有什么骄傲的?敢说我儿子将来成不了大气候!

    果然,老张儿子就有些与众不同,上高中时,虽功课不佳,却不知怎么邪了门,“疯狂”地爱上了绘画,且时有作品在国内报刊发表。老张就鼓励儿子,咱古城的一位象棋大师上学时功课也不好,却迷上了下棋,他父亲问他:“不好好念书,将来咋办?”他就说:“吃棋。”他父亲气得掂着鞋追着打他,边打边骂:“我叫你吃棋!我叫你吃棋!”结果,他以后真的吃上了下棋这碗饭,且成了棋王。

    高中毕业时,老孙女儿考中了首都名牌师范大学;老张儿子却落榜了!

    老孙再在同事们面前骄傲地讲女儿事情时,老张仍不屑一顾。

    数年后,老孙女儿大学毕业,分配到了一个少数民族的边远小城;老张儿子却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且有一幅国画作品在国际上获了奖!

    老张就骄傲地向大家发喜烟。邀大家进餐馆喝喜酒。兴许他太兴奋了,他人不醉,老张却自醉了,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与一辆汽车相撞,差点儿丢了性命。

    老孙知道后,心里就骂:“典型的小市民!”骂完后还来个高姿态,掂着礼品到医院看望老张。老张就感动得不知所措,问老孙女儿可好,老孙说好,只是没有他的儿子有名气!老张就说,名气算啥呀!面庞上却透露着一丝骄傲的神情!

    又过了些日子,老张儿子被人揭发,说获奖作品是抄袭他人之作,勒令交回奖金,并在报上刊登检讨。

    老张再次低下头!

    (微型小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