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记书

    老郏何许人也?

    用他自己的话说,古城市知名作家也。因他自费出版过一部一本也没有卖出去的小说集。名曰出书,实为出恭。身边人评价他,一个典型的神经病,一举一动都像孔乙己。往60岁上数了,还没个女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说没女人是假,20年前,他曾稀里糊涂与一女人成过一次家。成家七个月后,女人生下一个孩子,就立即与他解除了婚姻。这件事,我曾问过他:“女人可不要,难道就不想孩子?”老郏长叹一声,说:“孩子是人家的,有什么想头。说实话吧,我与她成家以来,她根本没让我沾过她的身!”

    哦,原来老郏只是当了一次代理爹。

    再后来,老郏当上一家工厂的临时工,传说爱上了一个30岁的老姑娘。我问他:“是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他说:“不是,老姑娘也爱我。”我问他:“怎么个爱法,接吻了吗?”他说:“没有,那是年轻人的事,太俗气。”我又问他:“有实质性故事吗?”他说:“她太传统,不领结婚证,可不敢干那事!”

    有一次,我同老郏一块出差。我问他:“给老姑娘打过招呼啦?”他说:“打过了。”我问:“反应如何?”他说:“良好。”我问:“怎么个良好?”他说:“我写了个条子,夹在她的自行车后衣架上,就远远吊着等她下班时发现此条。她下班了,果然就发现了。”我问:“发现后反应如何?”他说:“她一把撕了个粉碎,然后骂了一句神经病。”我问:“就这反应?”老郏冲我神秘地一笑,说:“你想想,她要是给咱没意,怎么会骂咱呢!”我立时笑破了肚子。

    出差路上还遇到了一件稀罕事儿。我们从古城站上车时,没买上座位,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却被堵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这时,一个漂亮的姑娘轻轻推了他一把,说:“老大爷,借个光,让一下路!”不想,老郏立刻瞪大了眼睛,高声道:“你叫我什么?老大爷。我还没结婚哩,怎么能叫老大爷!”弄得一车厢人哄堂大笑。我说他:“难道没有老大娘,就不能当老大爷啦!”

    出差回来,我把这事说给文友们听,笑得大家肚子疼。一位老同志讲,别让他发神经了,帮他介绍个对象吧!大家都赞成。

    老同志说到做到,一周后就为他物色了一个。女方是个卖衣服的,赚了不少钱,就是人长得丑了点。双方见面后,都对老同志进行了攻击。女的说:“你说他是个作家,狗屁,窝窝囊囊的,像个山沟老农民!”老郏说:“闹半天,给我找了个丑北瓜。太小看人啦!”我问他:“长北瓜,还是圆北瓜?”他说:“不长不圆,砘子的瓜。”

    从此,老郏还是一门心思恋着老姑娘。

    一年后,老姑娘突然不见了。急得老郏如猴子吃了蒜,四处寻找。人们传说,她嫁人了。有的说,她嫁到了上海,有的说,她嫁到了北京。

    老郏找不到老姑娘,就真的神经了。见人就说:“我的女人,嫁给了别人,你说这是啥世道!”

    我劝他:“要不就再找一个?不找的话,就一门心思搞创作吧!”老郏一拧脖子,说:“我搞创作,就是为了让老姑娘高看我一眼。她都嫁人了,我再写作还有球用呀!”

    (微型小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