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记书

    阿Q是朋友们给我取的绰号。说实话,当初听到这个绰号时,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夜里睡不着,就继续默默咒骂着不平事,以及给我取这个外号的“孙子们”。

    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吃尽了当农民的苦,真正理解了农民为什么叫“受苦人”的道理。那时,家里穷,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村长、支书家吃黄窝头和咸菜,而我家只能喝稀得能照出人影的红薯面野菜汤。午饭时,村长和支书家的儿子一手端着老碗,一手拿着窝头,显摆似的穿过老街,再走回来,蹲到自家门边,嘴“吧唧”得整条街都能听见。我一边喝稀汤,一边拿白眼翻他们:你个孙子吃窝头就咸菜,叫爷爷喝稀菜汤哩!如果,我心里不这样骂,说不定就会抢了他们的窝头,再赏一顿老拳,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因此立志,将来我要当村支书,让我的孩子吃白面馒头就咸鸡蛋。

    中学毕业,因家穷我被迫辍学。恰巧城里来村上招工,我也报了名。可到最后,还是队长、会计家的孩子被招了去,我们社员群众的子女只能干看着眼谗。当他们的孩子穿着工作服回家,数着崭新的人民币时,我就在心里骂:你个孙子出去当工人,让爷爷在家种地哩!如果,不这么想,没准我就会拿把菜刀,砍了他们这群叫我来气的。

    因此立志自学成材,以书搭桥,走出一条光明之路。

    果然,凭借数篇文章的发表,我顺利走进一家报社的编辑部。三年后,报社开始评职称,社长(兼总编)的亲朋好友,有的被评为编辑,有的被评为副编审,还有的被评为编审,而我只评了个助理编辑。我又在心里骂:你个孙子当编审,叫爷爷当助理编辑哩!如果,不这么想,说不定就会掂把匕首,闯进社长办公室,把匕首甩到他办公桌上,质问道:他们哪点比爷爷干得好?不就是爷爷没给你送礼嘛!他要说不出个一二三,我就用笔戳瞎他的眼。

    因此立志,多写好文章,以成绩增加自身的砝码。

    人生如梦,转眼到了中年。一同工作的同事,晋升为编辑部主任的、副总编的,最低也混了个副主任科员,而我仍原地不动,还是个大编辑。我心里自问:写了那么多好文章,我怎么就一点也不走官运呢?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就又在心里骂:你个孙子们当官,叫爷爷给你们跑腿哩!骂过了就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于是常常教育孩子,好生学习,学会走后门拉关系,将来也弄个一官半职的,为张家撑撑门面。

    儿子听后不屑一顾,说:“你播下的是跳蚤种,还想收获龙苗呀!”

    我回骂儿子:“真没出息。”

    现在,儿子大学毕业几年了,还在社会上“飘着”。看着那些有门路的(如部长、局长、处长)的孩子,有的进机关当了公务员,有的进事业单位吃了皇粮,我便在心里骂:你个孙子端铁饭碗,叫爷爷的儿子喝西北风哩!

    夜里再次失眠的时候,就想:当今社会做个人容易吗?不做阿Q,就一天也活不下去。我用老家的一句谚语安慰自己:没囊没气活成人,有囊有气早上坟。这样想着,似乎对阿Q这个绰号也不那么厌烦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