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凤疯狂地爱祥,祥也灼热地恋凤。

    然而,因祥已成了家,使他们不能大胆地去恋,随心所欲的去爱。只能偷偷地去叙情,悄悄地去约会。

    凤希望祥打破他无爱的家,与她结合。祥点头。然而,一想到别人打八年“抗战”、三年“解放”去离婚,就不寒而栗。就低沉,就像一株霜打过的花,蔫了下来。

    凤就骂他不是个男人。

    忽一日,祥让凤看一幅漫画,画得是一个大酒瓶里一对男女在亲吻,旁边的题字是:对某些男人来说情人就是瓶中的酒,老婆不过是一个酒瓶而已。

    凤问他让她看这幅画什么意思?

    祥就凤趣地说:我爱喝酒,不喜欢空酒瓶。

    凤眼里就噙满了泪水。

    从此,凤再没催祥离婚的事。

    他们仍偷偷地去爱,悄悄地去恋。

    有时,他们一起去舞厅。

    有时,他们一起下酒馆,祥端起酒杯,深情地望着凤,调侃地说:好酒!然后,一饮而尽。临走,把空酒瓶踢进墙旮旯。

    凤就吻祥一口,说他腮边的酒窝很醉人!

    (微型小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