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酒连长提升了团长,可人们仍叫他的老绰号——酒连长。兴许叫顺了嘴儿。

    酒连长之所以叫酒连长,原因有二:一是他一开始是九连长,“九”“酒”同音;二是他能喝酒,在全营,在全团,就是在全旅,恐怕他的酒量也是数大拇哥的。他能从一个普通士兵提为连长,升成团长,全沾了酒的光。至今,在团里还流传着一个歇后语:酒连长升官——酒威。

    酒连长入伍前是不能喝酒的。一杯酒下肚就脸红,两杯酒喝干就头懵,三杯酒灌下就说胡话。可是入伍后是如何变得能喝酒的,连他自己也一下说不清。他只记得有一年过“八一”节,搞军民联欢,他同连长负责接待一个县剧团。就餐时,他坐在连长身边,陪演员们喝酒。当时,连长是个穿四个兜儿的官,他只是个穿两个兜儿的兵。自然,敬酒时,演员们只敬连长不敬他。不一会儿,连长就喝得屋顶上的吊灯开始转悠了。可女演员们仍然端着酒杯不放下。连长生气地望他一眼,吼道:“窝囊废,老子带你干什么来的?”“哦,哦,陪喝酒的。”“陪喝酒的,还不快把酒杯端起来。”“是!”他啪地站起。女演员们趁机起哄:“代劳不行。代劳三杯顶一杯。”兴许开始大家冷他,丢了面子;兴许挨了连长指责,心里窝火;也许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演员,又一时使他忘乎所以,他摆出大丈夫的派头,竟给自己加码:“五杯顶一杯,不就几杯水酒嘛!”女演员们再次起哄:“好,五杯顶一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接着,五个女演员,三个男演员连着向他敬酒。他一气喝下四十多杯,竟脸不变色心不跳。惊得众演员们连连夸他:“海量!海量!”

    事后,连长把这个“酒才”推荐给营长,营长喜得一拍巴掌说:“好,好,好!我营有这等人才,日后必有大用场。”说来也巧,年底搞军事演习,该营取得优异成绩,庆贺时,团长亲临营里祝贺,自然少不了酒肉侍候。营长一下子就想到了“酒才”,火速让通讯员请来,陪团长喝酒。

    酒过三巡,话多了起来。团长一拍营长的肩膀:“老弟,我给你带来个大喜讯,团党委已决定把你营的事迹报旅里,并且还要请功呢!话说回来,这功弄成弄不成,还要看你今天的酒场表现呢!”营长马上道:“请放心,我一定陪团长喝好酒。”团长笑道:“别喝多了,再钻桌子学狗叫哟!”营长不好意思地抓抓头皮:“团长,您别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不过,我今天有个要求,我喝不了当傀儡,找人替行不行?”团长不加思索道:“行,行。量你手下也没有啥喝家。你的老底我还不清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可别闪了嘴。”

    营长心里有底,喝酒便不慌张,向团长敬起酒来也比往常打精神。团长喝得几分酒兴,便开始反攻。营长拿出酒量,连饮五杯,喜得团长不住地咂舌头。看着营长的眼色,“酒才”开始上场了。他先自饮三杯算是向团长致敬,然后立正道:“团首长在上,小兵能向团长敬酒,三生有幸!如何喝法,请首长明教。”出手不凡,团长不禁喜上眉梢:“咱们先一对一,怎么样?我是团长,总不能低于我的士兵。”

    “好。”“砰!砰”的碰杯声立刻响成一片。说话每人就喝下十杯。他感到团长喝得八九不离十了,便提议打住,憨说自己不行了。团长一把握住他的手:“好小子,有种!”接着,营长再次向团长举杯。鬼使神差,他毛遂自荐,说自己虽不行了,但看在第一次同团长喝酒的份上,愿替团长喝两杯。他的突然“背叛”,营长虽然不悦,也无可奈何,一气之下连连举起了二十杯。他杯杯痛饮,使团长非常感动。再次握住他的手,说他是“难得的人才”。酒壮胆量,他向团长说:“可惜我这个人才马上就快复员了!”“什么?这等人才找都找不到,岂能复员!”团长看着营长:“九连长的位子动一动,让给他。将来,他会给团里立大功的。”团长外号马大炮,他一炮定音,半年后,九连长的位子就稳稳地坐在了他的屁股下。

    果然,“将来”他就为团里立下了汗马功劳。多少难办的事情,在酒的帮助下办成了;多少棘手的问题,在酒杯里解决了。他从团里喝到旅里,从旅里喝到师里,又从师里喝到军里。并多次受到旅、师、军首长的好评。后来,团长提成了旅长,团长的位子便归了他。对于这样的人才,军长一再来电话,要调他到军里工作,都被旅长巧妙地挡住了。据说,拒绝的高招仍然是一个字——酒。春节前,给军长送了十瓶茅台,两箱汾酒,并且旅长、“酒连长”一起陪着军长喝了一天酒,直到快把军长灌醉时,军长才点头应允了不调他。

    关于酒连长的故事,到此本该打住了,也许有人要问酒连长到底能喝多少酒。知道他的人都答不出来。有说一斤的,有说二斤的,也有说三斤的。更有人说,同他喝酒不计其数,不管喝多少,他只是不醉。有人亲口问他,他也只摇头不答。

    一位记者是个酒徒,采访他一个礼拜,写完稿子,问起他的酒量,他也只是笑。于是,记者便同他喝酒,希望灌醉他,使他酒后吐真言。没想到喝了一通宵,空酒瓶子排成了队,他仍无动静。记者无奈,说他有酒漏,是喝不醉的。

    他再次笑了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