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某人嗜烟如命。从记事起,就开始抽烟。从每日一盒,到每日五盒;烟的牌子从一毛找(一角钱还要找钱)的大生产劣质烟,到数十元一盒的中华名牌烟。

    因抽烟,他的住宅和办公室,都被熏得黑黢黢寒窑似的。为戒烟,妻子没少给他生气,但仍拉不转他这头倔驴。

    忽一日,他大口吐血,一检查,肺癌晚期。不多日,就一命归西。

    办完他后事的当天夜里,妻子做了个怪梦,梦见火葬场的大烟囱变成一支烟卷,丈夫正含在嘴里抽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