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太阳挂在天上还是月亮挂在天上?春山伯一概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他正在堂屋里合计,怎样才能做成一笔大买卖,赚更多的钱,突然有人敲窗户,他顺手推开窗子,一位漂亮的仙女飘然而至。

    春山伯瞪大眼睛:“您是……”

    仙女笑道;“我是天上管知识的仙子。”

    春山伯高兴道:“欢迎您知识仙子。不过,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仙子笑了一会儿:“实在对不起您老人家,去年在分发知识时,因我一时疏忽,忘记了您家的一份。今年一查帐,才晓得。于是,我就急忙给您送来了。”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个精致的小盒儿,打开盒子,拿出一个药丸似的东西。

    春山伯接过来:“这就是知识呀,怎么个用法呢?”

    仙女道:“吞下肚里就可以了。”

    春山伯舍不得一口吞下,只用舌头尖舔了一下,却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苦呀,比药还难吃。”

    仙子道:“要得到知识,是得吃点苦头的。不过,我告诉你怎么个吃法,要稍好些。”说着便弯腰给他做示范,却从怀里掉出个布包儿,“当啷”一声,从里面摔出一个金元宝。

    春山伯的目光立刻被牵了去:“这……”

    仙子道:“如果谁不愿要知识,可送一个金元宝。”春山伯眼睛一亮:“天下还有这等好事!那么,我不要知识,要一个金元宝可以吗?”

    仙子顺口道:“可以。”说着便收回知识,交给春山伯那个金元宝……鸡叫声打破了春山伯的梦。他摸着身边上个月刚赚来的2千元钱,心里比打翻了个蜜罐子还甜。他细算着,一年赚2万,五年就是个十万元户,10年就是百万元。小海今年10岁,10年就是20岁。10年后,20万元给他盖一座新房,80万元给他娶一房媳妇,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抱孙子啦。

    他越计算越乐呵,顺手披上衣裳,拽起身边熟睡的儿子小海:“快起来,吃了早饭,跟爹一块做买卖去。”

    小海揉着惺忪的眼睛:“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去上学。”

    “上学顶什么用,顶吃顶喝?”

    “我就上学,我就上学,将来当科学家。”

    “屁,科学家值几个钱。不跟爹去挣钱,将来连个媳妇也娶不上。”

    胳膊扭不过大腿,小海拗不过爹,只上了一年学,刚识—百个数儿,就跟爹走上了做买卖的道路。

    10年后,春山伯没赚到多少钱,降格盖了座草房。儿子忙着四处打工卖苦力,却挣不了几个钱。媳妇呢,还不知哪个丈母娘给养着哩。

    (微型小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