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黎明家属院出了个打架专业户。户主是个高度近视的文化人,外号:眼镜儿;妻子是个小个子,但骂起人来,像发连珠炮,外号:小钢炮。眼镜和小锕炮几乎天天磨牙,五天一小闹,十天一大闹。过不了半年就跑一趟法院,闹离婚。眼镜横下一条心,离就离,然而,到了关键时刻,要双方签字时,眼镜利利索索答应了,小钢炮却又哭又闹,要求过头的条件,最后不欢而散。他们打完了“八年抗战”又打完了“三年解放战争”,并没解放,反而越打越激烈了。说是打架,实际是斗气,真正动手并不多。女方则动口也动手。眼镜只是悄无声息地迎战,他不会骂人,更不会动手打人,只有挨打的份儿。

    平日里各上各的班,一天不见还好过,节假日就难熬了。为此,眼镜儿尽量加班。小钢炮就又怀疑他是不是单位里有了相好的,要不为什么恋上班呢!弄得眼镜儿哭笑不得。为了保护一个家的平稳,他不得不在家熬这没味道的节假日。因为女儿都已十八岁了,正上高中二年级。眼镜原想,孩子大了,有可能起到家庭的中和作用,使战争降降温,不想,有头脑的女儿,有了自己的思想,并时不时参战了。她站在了父亲一边。

    眼镜多了个助手,这更使战争的规模升级了。

    星期六,女儿拿回了中考平均八十分的卷子,小钢炮就发火了。她质问女儿:就考这点分,毕业能不能考上大学?就是考上了大学,能不能考进北大和清华?女儿也不示弱:我压根就没想考上大学,更没想考上北大清华!难道你的大学梦没实现,非要让我来代替不成?你太自私了。再说,难道人生价值只有用上不上大学来衡量?比如爸爸,他只不过是个初中生,靠自学,不照样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是个人才!

    女儿的话使小钢炮把战火转到了眼镜身上,说“女不教父之过”,看你不把孩子引到邪路上才怪呢?连大学都不想上了。

    接着就数落开眼镜的不是来:进机关都二十年了,一块进来的,谁没弄个官帽戴?科长局长的有,市级领导的也有。唯你除了戴几顶什么混蛋“协会会长”的草帽儿,狗屁没有。想当年给市长当秘书,当得好好的,偏偏不干,非要到个破文化部门当诗人,当作家,除了在家坐着耗电、抽烟,又有啥成就?就是出几本小破书,还得贴钱自己印。图个啥?这年头谁不图权、图钱?你图的啥?骂到高潮处,眼镜仍无动静。这更激起了小钢炮的怒火。于是,她就朝他身边蹭来。眼镜此时正躺在床上,一边听她骂街,一边构思一篇《婚姻涅檠》的小说,心想,何不把矛盾再激化一下,把故事推向高潮,权当小说中的主人公就是他和她。他就推了她一把:“离我远一点,今天你这刁婆娘要干什么?”这一推就招来了小钢炮一阵儿嘴巴子。眼镜第一次同她打架,而且打得热火朝天。终于废除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政策。战火蔓延到了星期天,又延伸到星期一。双方都上了班,才算平息。

    平息了的战火,就再没燃起来。因为眼镜再没回这个家……(微型小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