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春哥是我心目中真正的男子汉。

    上学时,我就佩服他,而且嫉妒他。佩服的是他的用功精神,嫉妒的是他几乎每次考试成绩都比我好。初中没毕业,“文革”兴起,我们一同入伍参了军。在部队,他仍然比我强。他每年都被评上“五好战士”,而我却不能。后来,我拼命努力,荣立了一次三等功,而他却荣立了一次二等功,还是高我一等。最让我眼红的是他同丽结了婚,丽是我们同学,而且是出名的校花,她人长得漂亮,门门功课好,气质也很高雅。追她的男同学真不知有多少。说真心话,我也曾经暗恋过她,只是心里明白,这仅仅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到底她成了春哥的妻。我敢说,她同春哥结婚那天,我们这些男同学,真不知有多少整夜失眠的呢!当然包括我在内。

    那时,我们刚从部队退伍到地方,春哥成了家,我们还都是光棍部队成员,星期天,他的家就成了同学聚会的地点。到春哥家,不但可饱口福,还可饱眼福,看昔日的同学今日的嫂子丽。春是老大哥,我们同嫂子开玩笑,出点格也无所谓。春哥美丽的妻幸福的家,成了我们择偶成家的榜样。

    随着日月流逝,我们也都有了妻成了家。妻有丑的,有俊的,也有半丑不俊的,好歹都有了自己的窝。有了自己的窝,就都安心过自己的日子了。春哥的家一度被大家冷淡了。

    当春哥的家再度成为大家舆论中心,已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春哥的妻丽,在春风中,似乎像只扶摇直上的风筝,越飞越高。她首先一拳打碎了自己的铁饭碗,开饭店当老板。后来又开旅游公司,当总经理。而春哥却舍不得丢那“一张报纸一杯茶,不紧不慢熬年华”的机关生活。

    这期间,关于春哥家的闲话越来越多了。有的说,丽在开饭店时,同税务局长好上了;有的说,丽开旅游公司后,又同旅游局长搭上了;还有的说,丽的旅游公司越来越红火,是因为一位港客帮的忙,丽早成了那个港客的……这话,我一度不信,然而当我去杭州出差,偶尔碰见丽同一个西装革履满口广东话的港客以夫妻名义住在一起时,的确使我吃了一惊。一回来,我就跑到春哥家。那天是周末,春哥正同独生女儿一起忙晚饭。我带了酒,哥俩就对饮起来。喝到八九不离十,我把杭州的见闻说了出来。不想,春哥听了一点也不惊。他只是一个劲地抽烟,一支烟将抽尽,才说:“其实,丽的事我都清楚。我认为,这得首先在我身上找原因。”他顿了顿,“当然,戴绿帽子是难受的。我也想过离婚,但我感觉丽还是爱我的,都因这些年来,我没长进,而她却长足进步了,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春又点燃一支烟,边抽边说:“这些年来,不平静的家庭,使我悟出一个道理:一对夫妇,像一个饺子。丈夫是饺子皮,妻子是饺子馅。馅小了,包出的饺子瘪,馅大了,皮又包不住。现在,我这个饺子皮没发展,而丽这饺子馅发展了,大了,所以让别人帮着包一点是正常的。”

    听了春哥的一席话,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一夜,我又失眠了。

    如今,在我心目中,春哥还是个男子汉。只是,他这个饺子皮什么时候才能擀得再大些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