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一次抽烟的陈媛被廉价香烟的味道刺激得苦不堪言,肺部的不适感让她整个呼吸道都好像在燃烧一样。

    为什么人们在挣扎痛苦,或者思想无法找到出路的时候要抽烟要喝酒呢?这对于事态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好处啊!

    陈媛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咳嗽,她看着眼前灼熱的烟头,眼泪忍不住奔涌而下。

    父亲于振海,是一个有着丰富学识的中学教师,他长得很有那个年代文人的风范,儒雅而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身材瘦瘦高高。

    而母亲宋珍只是一个普通的纺织厂女工,她面容姣好,生性泼辣,书读得不多但是很有自己的主意。

    本来这样一个家庭应该是文体结合,相得益彰的,可是陈媛打出生以来就没有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感情的存在。

    无休止的吵闹,母亲疯狂的发泄,父亲埋头喝闷酒,好像房间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低气压一样。

    陈媛那个时候还叫做于贝贝,她因为父母的关系,老是会受到邻居小孩子的欺负。

    “于贝贝,于贝贝,上梁不正下梁,我呸!”

    “你妈你爸感情浓,天天打架脸儿红!”

    小小的女孩儿哭着回家,却换来一顿更加难听的责骂。

    坐在街心花园里,八月份的盛夏天气却让陈媛一阵阵的发冷,她的身体不停的打着哆嗦,手上的香烟默默的燃烧着,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烟头和飞散开来的烟灰。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陈媛想不明白,她觉得很无助很无力,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等一会儿回去以后,家里一定又是满目狼藉,盘子碟子碎了一地,爸爸被妈妈赶出卧室,醉醺醺睡在沙发上。

    想到这里陈媛就觉得头疼欲裂。

    打开烟盒子,陈媛又拿了一支烟出来,她看着打火机的火苗,真想一把火把自己给点了,省得再受这样无止境的折磨。

    不过陈媛没有,在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心中,她依然还期待有奇迹发生,希望父母可以在她离开家求学以后,两个人可以好好的相互沟通,放下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陈媛这次没有使劲的吸气,她轻轻的把烟叼在嘴上,慢慢的抽了一口,烟雾随着她的呼吸滑到了喉部,沁入肺部,多余的那一部分从鼻子和嘴里跑了出来。

    尽管还是想咳嗽,可是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剧烈了,陈媛一口一口的把这支烟抽到了尽头。

    或者是因为抽烟的时候,人会不停的大口呼吸,起到了镇定和舒缓的作用,陈媛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现在有了冷静的态度来审视在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妈妈每一次吵架都会提到那个贱人,甚至还有那个贱人的孩子。

    妈妈说,爸爸的心里除了那个贱人再也不会有别的女人了,那么那个所谓的贱人应该是爸爸之前的恋人吧。

    她会是谁?她的孩子怎么样?

    爸爸的心既然不在这个家里,为什么要跟妈妈结婚,而且他还说妈妈用了卑劣的手段欺骗他,又是为什么?

    陈媛一向很聪明,或者是爸爸的基因,她的成绩也非常好,这次考上了重点大学的现代办公专业,陈媛其实心里是很自豪的,终于可以让父母的脸上多点光彩了。

    但是妈妈却毫无喜悦可言,她是不是觉得自己离开以后更加无法面对跟爸爸两个人单独相处的局面?

    烟一支一支的燃烧着,陈媛皱着眉头思索着父母之间的问题,嘴里变得越来越苦涩。

    夜渐渐的深了,街心花园里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家经过陈媛身边的时候,年长的的老人会看着这个女孩抽烟而摇头,小朋友会好奇的回头看了又看,而孩子的父母总是拖着孩子厌恶的离开。

    别人的眼神对于陈媛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她从小到大看到的白眼还少吗?

    地上的烟头越来越多,陈媛踩灭了最后一根,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晕倒在地,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让她摇摇欲坠,幸而及时扶住了长椅的靠背。

    原来不止是酒,烟也一样可以让人醉倒的,陈媛对于香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打开可乐,陈媛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总算缓解了醉烟的不适。

    草丛中有小虫子在嘀咕,深夜的街头路灯昏黄,燥热的天气让人们不愿意回家。

    街边上的电线杆下面,还有人在打扑克,陈媛看着这样平常而普通的街景,觉得自己应该回家去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已经是个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对父母应该要负起责任来。

    刚才赌气冲出了家门,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形,陈媛尽管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结局,还是不得不回去收拾打扫他们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