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九洲转过头,看着脸色难看到都快哭出来的芳华,神情依旧温温如暖阳:

    “你想和阿政拍吗?”

    这让芳华怎么回答,无论她如何作答,都挺伤人,也太让她难做人了吧!

    “要不,我们三个人一起拍一张你看如何?”

    突然冒出来的提议,着实让芳华呆了呆。

    秦九洲这话,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对韩启政讲的。

    “想想,我们的缘份也算是深的了,十六年前就认得的,这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改变了我,改变了你,也改变了她,我们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有十六年的情份在。

    “想十六年前,我们的心都是简单的,谁也没想过会陪着她走过这么漫长的路,也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现在我们的心,都变得复杂了,都有点自私,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男女之情就是一种独占,它没办法共享。

    “所以,我不恨你横刀夺爱,你也别怨我没成人之美。各有各的私心而已。

    “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去以前的亲密无间,但我还是希望,我们不要仇深似海,再见纵然再不能把酒言欢,至少也应该互问平安。

    “今天,与芳华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不想她和你单独合照,如果可以,我们一起同框照一个。

    “在这里,我得感谢你陪了她这么多年,但从今往后,我会陪她,你该做的是放下……”

    这些话,平静,温和,同时,又充满了让人无法忽视的男性占有欲。

    他可以允许他们还像亲人一样,和平共处,但他又不允许另外一个男人对他的妻子心存肖想,所以,他不成全他们俩合照,却乐意他们叁一起照——其实,那是一种警示,是在提醒他:她已经是别人的妻,那个别人就站在他边上,他得收起所有的想法。

    韩启政哪能不懂他话里的言下之意,脸色一寸寸发白,最后却还是同意了:

    “好,我们一起合照。”

    一个男同学走过,秦九洲叫住了他:

    “不好意思,同学,能帮我们照张相吗?谢谢……”

    他将手上的单反递了过去。

    就拍了一张,背影是梧桐树,芳华站在前面,两个男人站在其身后,都不笑,气氛尴尬的不得了。

    那位男同学拍好了直摇头,问:“你们有仇吗?怎么都板着脸?真要有仇,还拍什么照啊?”

    韩启政走了过去,将那单反拿过去瞄了一眼,低低请求了起来:“再帮我们拍段视频吧……”

    那男同学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什么视频?”

    韩启政转过了头,挑眉看向秦九洲:“很久没一起打篮球了,要不要比一比谁进球多……芳华以前最喜欢看我打篮球了……”

    这话令芳华不由得又瞪了瞪眼。

    “好啊!”

    面对挑战,秦九洲毫不退缩。

    “喂,不行的,你身上还有伤……”

    芳华有点急,语带关切,却令韩启政神情一黯。

    “他也有伤。很公平……来吧,你来做裁判……”

    秦九洲走向了篮球场,心头被激起了一股子好胜之心——那是他这些年从未有过的。

    其实年少时,他也曾是场上善于投篮的骄子,会有无数女孩子为他喝彩,为他疯狂。韩启政的球技还是他教的呢!

    于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篮球较量就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