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四章  辱人者,人必辱之

    “我不需要证据,因为我没想指证什么,而是清算,让你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

    季然踏步而出,淡漠的眼神中,透露着毫不掩饰的不屑,浑身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凌厉霸道的气势。

    季涛紧握着双拳,目光冷冽,心里涌出一股暴怒,盛气凌然道:“季然,你莫要张狂!即便你是主家嫡系,也不可肆意妄为,残害同族乃是重罪,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擒下,族规惩治!”

    “这三个狗奴才扬言要打残我,我没杀他们,已是恩赦。”季然不以为意,淡漠地望着,季涛通红的双目,“忍不住了吗?动手吧!”

    “好好好,既然你自负出身尊贵,视同族生命如草芥,我季涛虽是支脉之人,今日斗胆替家族清理门户,他日我自会去主家请罪。季然,你若识相,就束手就擒,我会考虑从轻发落。”

    季涛眼中凶光毕露,自顾自说了一堆之后,终于是拔剑而出,一声大喝冲了上来。

    望着暴冲而来,杀气腾腾的季涛,季然面不改色,毫不退缩,微微摇头冷笑。

    打便打,杀便杀,到了这等地步,还找这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虚伪至极。

    在季涛眼里,季然的淡漠冷笑,都是赤裸裸的蔑视,心中的怒火越烧越盛,手中的攻势也更加凶狠凌厉起来。

    然而季然依旧不为所动,直到利剑即将刺中他之际,他骤然一个侧身,躲过了季涛的剑势。

    一击扑空,季涛的身体在惯性下,止不住前倾,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出来。他心中一惊,想要闪躲。

    可已然晚矣,季然顺势一掌,将之劈飞出去。

    季涛脸色铁青,原以为一招便可碾压季然,可事实却截然相反,第一回合,季然便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锵!

    一见如此,季涛疯狂调动灵力,一抹璀璨的寒芒,长剑横削而去,更为迅猛的攻向季然。

    然而他最大的失败,就是严重低估了眼前的少年。

    季然的身法潇洒飘逸,看上去丝毫不像是在生死决战,倒似一场单方面的表演秀,缥缈灵动的身影,是最华丽的舞姿。

    这一战,季然神色淡淡,一点也不急躁,越发地轻松。

    反观季涛已是满头大汗,背后寒气直冒,越战越心惊,任凭他疯狂进攻,却没有半点成效。

    季然的走位看似轻描淡写,却很有讲究。每一步,不仅巧妙躲过对手的剑,更是恰好落在对手的死门所在的位置。

    仿佛是在告诉对手,我随时都能杀你,却偏偏不杀。

    这是戏弄,是羞辱,就像遛狗逗猴一般。

    一旁,那个去报信的守卫早就目瞪口呆,他不得不被季然的身法折服,如果说这位嫡系少爷是废物的话,那自己甚至季涛少爷,又算得了什么呢?

    季涛也是难以置信,满脸涨红,愤恨不已,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明明他的修为要高一个阶级,却依旧被季然碾压。

    他咬牙切齿,说道:“季然,是男人就堂堂正正一战,别在这故弄玄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