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第一章  血与骨的开篇

    暗夜深沉,残月凄凉。

    这里,是一处峭崖。狂暴的劲风,带着冷冽刺骨的寒气,呼啸汹涌而来。把峭崖上弥漫的血腥味,刮得七零八落。

    “季然,你无路可逃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客气点,他可是季家嫡系公子,曾经名冠一时的天才。”

    “这样吧,只要他跪下给我们磕三个响头,我们就给他留个全尸,如何?”

    “哈哈哈……”

    一阵阵刺耳的嘲讽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峭崖之前,微微凸起的一块石头上,少年一身黑衣,披头散发,浑身浴血,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

    正如他手中的长剑,不屈而傲气凌然。

    少年名为季然,乃是天马城三大家族之一,季家最小的嫡系公子,后被贬至季家于孤山镇的一处支脉。今日,季然遭人暗算追杀,眼前已被逼至孤山峭崖。

    他抬起头,眼中神色,如磐石般冷静淡漠。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即使他浑身是伤,即使他已山穷水尽,依旧傲气冲天。

    “是季涛让你来杀我的吗?怎么,他自己不敢来?”望着人群前方的一位阴冷男子,季然淡淡地说道。

    季涛是孤山支脉中颇有天赋的后代,此人正是其亲信。

    “季涛大哥何等人物,杀你一个废物,何须他亲自动手?”那男子阴冷着脸,说道,“事已至此,就让你做个明白鬼。策划这场暗杀的另有其人,我们不过顺水推舟,收了你这条贱命。”

    “季然少爷,好久不见,想不到再次见面,你竟是如此落魄。”

    人群散开,一位身穿华服,颇为俊秀的少年走了出来,看其模样,便知他地位不凡。

    伊峰!

    季然目光一凝,眼中掠过一抹意外,一丝怅然。脑海中,一道曼妙的身影,慢慢清晰……

    昔日的少年,六岁开始塑体,一个朝夕便凝聚出灵种,他一路高歌,十岁塑体圆满,成功修出灵力涌泉,成为整个天马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涌泉修士。

    少年意气风发,自信而光芒万丈,不知多少少女为之倾心。当中,那位谢家明珠最引人注目,与当时的季然堪称一段佳话。

    然而,站的越高,摔的越狠。

    三年前,少年体内的涌泉突然干涸,丹田更是诡异般,变得坚如磐石。纵使他百般努力,肉身在不断变强,却再也不能重新凝聚灵种。

    少年无力而绝望,连从头修行,也成了奢侈的幻想。天才之名,一夜之间变成了嘲笑与讽刺。

    最后,少年被贬至孤山,两年消沉,落魄度日。十五年的生涯,短暂而大起大落,今日便是终点了吗?

    季然眼神落寞,悠悠开口:“伊胜雪,想不到第一个要杀我的人,是你!”

    伊峰的笑容收敛,站直身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冷冷说道:“雪姐姐说了,你是她人生的污点,修行之路容不得半点瑕疵,只有除掉你,才抹去心魔。”

    “污点?瑕疵?心魔?哈哈哈……”

    季然猛地站了起来,染血的黑色长发,飘荡飞扬而起,他狂怒,歇斯底里地长啸……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