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卜,把人带走。别再给我看丢,这点事都办不好就别再我这里混了……”

    容臻把助手小卜给叫了过来,神情很是不善。

    “是。”

    助手把人带走了。

    “我记得她,我记得她,这是七七姐……七七姐……”

    那女人一边走一边忽叫嚷了起来。

    韩七七追了过去,容臻却用自己的身体架开了她去碰触那个女人,并一把拥住她,左右环顾,在对上芳华递过去的探究之色后,忙将她拉了过去,压底着声间叫了起来:“回我那边说话,你想把事情闹大吗?”

    韩七七的神情好似凛了凛,转而看向那个抱着布娃娃和一件男衬衣的疯女人——就这个功夫,小卜已经带着她往电梯那边走了去……

    韩七七想了想,而后吸了一口气,恶狠狠就推开了容臻,脸上露着嫌恶之色,神情复杂的看向芳华:“芳华,你打电话让老九派人出来接你,或是直接打车,我和他有事谈……”

    “姐,你们……没事吧……”

    芳华有点担忧。这对夫妻的情绪看上去很不对劲。

    “没事……”

    韩七七扔下一句话,就往那电梯走了过去,而容臻则稳稳的跟了过去,神情皆凝重。

    芳华看着轻轻一叹。

    世上有很夫妻无数,各有各的生活形态,将就的有,幸福的有,仇人似的有,而这一对赤裸裸就像仇人。夫妻做到这样,真是太没意思了。

    后来,她是打的回得别墅。

    回小区门口时,秦九洲正在那里守着呢,见到她回来,脸上露着吟吟之笑,满脸欢喜的迎了上来:

    “怎么,七姐没把你送回来吗?”

    面对这样一份热情和关切,芳华心头莫名一烫。

    被这样一个男人爱着,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可怜的是七姐,怎么就爱上了那样一个男人?

    “没!”

    芳华摇头,脸色不佳。

    秦九洲打量着,调侃着:“干嘛这么一副神情,花钱花心疼了?”

    “不是……”

    她走前,一把就将他给拥住了,深深的汲着他身上的味道,如此抱着的感觉真好;而他则本能的揽住了她,并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发现她的反应有点和平常不太一样,有点黏人了。

    “那是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遇上容臻了。在商场。”

    “哦!”秦九洲点了点头:“七姐也遇上了他?”

    “嗯。”

    “怎么,一见面就吵上了?按理不会。大哀莫过于心死。姐见到他,应该会视而不见。”

    “这一次,你大错特错了。姐看到容臻身边有个女人很激动,几乎当场就吵了起来。”

    两个人手牵手往里进,嘴里叹了一声。

    林荫车道上,一男一女,风景无双,云楠很识趣,早早离开,留下空间给这对如膝似胶的夫妻。

    “女人?”

    秦九洲讶然的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一个疯疯颠颠的女人……让人想不通的是,容臻却将她视如珍宝……”

    “视如珍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