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六章  归途中的杀机

    三个月后,将会迎来天马城最大的盛事,那便是二十年一届的天马狩猎。到时候,天马城三大家族,包括方圆百里的青年才俊都会参加。纵观历届狩猎的佼佼者,哪一个最后不是成就斐然?

    既然修为已经觉醒,季然就不可能视而不见,三个月的马鞍狩猎,必然会有他的身影。

    季然开始闭关,配合上古囚天诀疯狂地修炼,眼前提升实力最重要。若是实力不济,别说参加马鞍狩猎,从踏出支脉到回到天马城的漫漫路途,每一处都可能是他命丧黄泉的鬼门关。

    光阴似箭,艰苦修炼间,时间仿若指间细沙,悄然流走,三个月转眼只剩最后六天。

    这一日,季然亲自拜访季洪,告知他决定明日离去,返回主家。

    “好,我派人护送季然少爷。”季洪神色祥和,没有假辞挽留,如是说道。

    翌日清晨,天色初明。

    季然一身黑衣,黑亮的长发在凌晨的凉风中轻扬而起,他背负双手,背对着独立在支脉大门前方。

    远远望去,那略显消瘦的身影有些萧瑟。

    “季然少爷归心似箭,老夫来晚了,望季然少爷恕罪。”季洪一身青袍,走了出来,苍老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拱手致歉道。

    季然没有答话,转过身望了望那一张张脸……

    他要离去的消息已经传开,支脉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此刻来的人不少,季洪、季哲包括刚能下床季涛都在。

    “主家并没有来指令,季然少爷擅自回去,只怕会有麻烦。”人群中,一人小声道。

    “只怪江郎才尽,否则以季然少爷昔日的天赋,又怎么会被放逐到支脉来呢?”

    “留在这里不好吗?季然少爷为什么回去,在这里至少可以安稳的生活。”一位少女小声说道,声音中带着惋惜。

    她对季然的选择感到不理解,虽然她没有见过光彩夺目的季然,但却见证了少年两年间的孤傲不屈,为那份恒心而折服。想到季然回去的艰难处境,她生出一丝怜悯。

    “回去又能怎样?不过徒增笑柄,等待他的只有无情的嘲讽,和不屑的冷漠。”一位男弟子奚落道。

    “说不定要不了多久,这位主家少爷又会被遣送回来。”

    ……

    “这十人是老夫亲自挑选出来的好手,季然少爷带上他们,也好确保您一路周全。”季洪含笑道,那布满皱纹的脸庞,显得很是真诚。

    季然清淡的目光,朝季洪旁边的十位带刀大汉瞥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淡淡地道:“季脉主有心了。”

    少年点头致意,随即转身,毅然迈开步子离去。那些冷笑、奚落以及怜悯,渐渐被远远地甩在后方……

    孤山境外,无名山林。

    “季然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就在这里扎营休整一宿吧。”一名大汉带着一脸淳朴的笑容,跑过来说道。

    那位大汉名叫徐勇,其余几人都是他的弟兄,这些人都是淳朴武夫,涌泉三重天,前不久刚刚加入季家支脉,想要奔个前程。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卷入一场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